廣告贊助

第十六章

「有一部分的我,」伊蓮娜低聲輕語地說,正視自己內心裡的那股憤怒,「完全就想那麼做,想要折磨虐待那王八蛋一直到他哀號,一直到他跪地求饒。」

        「但時候一到你還是會饒恕他。」

        「我的心還是人類。」而那一顆心是屬於他的。忽略他仍箝住她喉嚨的那隻手,她把他的頭拉向她。就在他們的唇接觸時,她感到了他那一股緩慢灼燒的力量增強,一直到她每一吋的肌膚都因此而脈動著。這提醒了她,不管現在她是否已有了雙翅膀,和這名天使長相比她還是跟個凡人沒有兩樣。

        他的力量環繞著她,滲透了她每一個毛孔,他的唇以一種可怕又美麗的殘酷方式佔有她的。但那並沒有試著要傷害,要帶來痛楚的意圖。不,拉斐爾以他身為不朽一族的身分吻她──以一個無數歲月以來親吻過無數女人,而她們的臉早就已經模糊了的無心技巧吻她。那是一種直接,毫無疑問想展現那顆在他胸膛裡跳動的心臟可以多麼冷酷無情。

        你嚇唬不了我的,她對著他想到。

        你說謊,協會獵人。我可以感到你的心臟像隻受困的兔子般狂跳。

        我要是不害怕的話我就是個傻子。但是我不會因為你心情特別不爽暴躁一些就退縮。

        有那麼一瞬間他的唇停了下來,然後她感受到它們彎起,他的手移開她的喉嚨轉而覆上她的臉頰。由他力量所散發出的那股炙熱漸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他皮膚性感的觸感。只有你膽敢對我這麼說。

        亟需呼吸換氣,她終止了這個吻,她從頭到腳都像是一把火焰燃燒著。要命了,這天使長還真知道怎麼接吻。「我們得走了。」

        一記輕柔的點頭,他的頭髮往下滑落至他的前額,一直到風吹開為止。「你要從哪裡開始?」

        「到學校去怎麼樣──他很可能在學校監視著山姆或是其他孩子,然後才決定要抓走哪個。」

        拉斐爾面無表情,但是他的雙眼變成一種由內散發光芒的靛青色,他的力量不再燃燒。「我會帶著你飛到學校去。」

        但儘管伊蓮娜一直搜索到清晨,當雪像一張白色的薄幕開始降落之時,她還是沒有找到任何證實那名吸血鬼曾將他殘暴的魔爪伸向對孩子來說應該是最安樂天堂的證據。感到無比憤怒,她走入他們的臥房並開始脫下被雪浸濕的衣服,她的瘀青在寒冷之下感到僵硬。

        「讓我來吧。」拉斐爾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你的翅膀都在地上拖行了。」

        「我累了,」她承認,讓他把她的袖子脫下來,解開她上衣的繫繩,並往上拉。「我太習慣比周遭其他人都要強壯的事實。在這裡,我虛弱到可悲的地步。」

        一個吻落在她光裸的肩膀上,溫暖的雙手貼在她的小腹。「力量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呈現,獵人。你的力量遠比你自己所知的還要深。」

        往後將身子貼在他身上,她讓身體放鬆,相信他會穩住她。「這樣很好。在我疲憊的時候有人抱住我。」這種親密,是她從沒預期過的禮物。

        一陣長久的靜默。另一個吻在她的肩頭,那雙手安靜卻充滿佔有慾。「沒錯。」

        要承認她開始依賴他──她,這個自她父親把她趕出家門的那一刻起便再也沒有依賴過任何男人──花費她非常大的勇氣,但她從沒預期他會以交賦予自己的信任相待。把雙手覆上他的,她將頭往另一邊傾,露出她的頸子。

        他知道她要的,沿著曲線落下一連串的吻。「淋浴?」

        「泡澡。」她不認為自己站的住。

        「你會睡著的。」他的吻貼上她極速奔馳的脈搏上,他身體佔有的力量穿透她的疲累喚醒最深沈原始的慾望。但我會抱住你的。

        他的提議是另一個吻。「你保證?」

        「我保證。」

        裸露著上身,她在他待在她身後時留在原地不動。

        「這麼多的瘀青。」他的手溫柔的撫摸著它們,他的聲音迴盪著怒火。

        「你最好習慣,」她笑著說。「我似乎有個讓自己惹上麻煩的癖好。」

        一記緩緩的微笑貼在她的臉頰上,他的手放在她褲子的鈕扣上。「就如同我們第一次見面時那樣。」

        當她全身赤裸,她的褲子被踢到一邊,她伸出雙臂往後環上他的脖子,她的身體性感的拱起。

        「伊蓮娜。」一道瘖啞的警告,即使他的雙手沿著她的肋骨往上愛撫罩住了她的乳房。

        氣息因慾望而不穩,她貼上他,她的乳尖渴望更粗暴的撫觸。「更多。」一道狂野的要求。

        「悉聽尊便,獵人。」

        她的心智在他捏緊她的乳蕾時潰散,一道突如其來又銳利疼痛直射入她腿間的炙熱之中。她移動著,焦躁不安,想要只有他能給予她的。「拉斐爾。」他的唇在她變換角度好迎上他時貼上她的,他的雙手以緩慢的動作撫平他所挑起的疼痛。他非常壓抑自制,熱情收韁。中斷這個吻,她迎上了他如鈷藍色火焰般的雙眼。「我想我的精力又回復了。」

        露出最細微的一抹笑容,一隻手離開她的胸部,往下滑過她的身體來到了她敏感的小腹並繞著她的肚臍畫圈。她扭動了一下。「會癢。」她的臀部磨蹭著他硬挺的勃起,讓她腿間的炙熱變成熔岩。

        當他把手更往下探時,她沒有抗拒,讓他親密的將她分開。他玩弄著她,在她頂端最敏感的部位不斷來回撥弄,但並沒有給予她所需要的強硬力道。顫抖著,她抵著他的身軀移動,誘惑,勾引…挑逗。

        他的牙齒輕囁著她的頸子。「這麼做你會得到懲罰的。」

        「噢,我好害怕。」

        他捏緊了她的陰蒂。歡愉讓她的系統短路,她的身體緊縮成一張弓,準備好,已經準備好…但那壓力消失的太快。「拉斐爾。」一道性感的埋怨,她的皮膚閃耀著一層薄汗。

        「我警告過你了。」他用兩根手指戳進她作為親密的提醒,強而有力又深入的進出。她騎乘著他,騎乘著他那邪惡的手指,她的呼吸短暫急促,她的身體以自己的意志行動。在她另一邊的乳房上,他的另一隻手是佔有的緊箍,揉捏著。他的嘴碰觸著她的頸子,她的肩膀,他的雙唇毫不遲疑的在她身上烙下印記,絲毫沒有隱藏他對她做什麼的意圖。

        如此的緊緻濕滑,而且屬於我的。

        狂妄的佔有,熾熱的男性。

        她的臀部以全身的律動抵著他磨蹭,讓她的火熱升高。「我要更多。」

        你不能有我的老二,伊蓮娜。

        她顫抖著,試著找回她的意識。「為什麼不行?我還蠻喜歡它的。」

        這讓她又得到一記陰蒂上的挑逗揉捏。火花在她的眼瞼後散開,在她腦海裡的震顫讓她幾乎聽不見他說的話。

        你還不夠強壯,不足以應付我想要對你做的事。

        因為渴求而陷入半瘋狂狀態,她更用力、更快速的騎乘著他。「再給我更多。」

        你確定?一句露骨狂野的問題。

        「是的。」

        她在他張開她體內的手指探入第三根時哭喊出聲。那無比充實填滿的感覺讓她跨越邊界。然後他用拇指揉捏她的陰蒂時她墜落。高潮襲遍她的全身,一道強力,幾乎是猛烈的釋放讓她癱軟在他的懷中。

 

拉斐爾深呼吸入伊蓮娜滿足的氣息,非常勉強壓抑住他內心最深沈的黑暗慾望,一股拉扯著枷鎖的慾望,渴望狂暴地佔有她,而他不確定就算她的體能完全復原也是否能承受這一切。

        他等了她一年。整整一年他對她說話時只聽到沈默作為回應。他已經沒剩下多少耐心了。「就快了,」他喃喃說到,對著他內心那股狂猛的需求說道。

        當他開始把手指從她緊緻濕滑的體內抽出時,慾望強烈侵蝕著他,讓他的陰莖漲痛。他想要把她推倒在床上,扳開她的雙腿,然後開始衝刺。我會啃咬你的胸部,他告訴她,緩緩地將手指移開,享受著她在他說話時緊緊包裹住他的感覺。但最重要的,是我打算要上你直到你走不動為止。

        她的身體痙攣,而他發現他的獵人已經再度準備好。利用這優勢,他再度將一指滑入她體內,此刻因歡愉而腫脹的她沒辦法再接納第二指。等我滿足了自己之後,我會扳開你的雙腿,要你為我敞開它們。

        一記緩慢,悠閒的戳刺。

        「拉斐爾。」她的聲音瘖啞。

        然後我會好好花時間品嚐你雙腿間最甜美多汁的地方。

        另一記戳刺,隨著她的臀磨蹭著他的陰莖時是另一股歡愉交織著痛楚的貫穿。

        我的,伊蓮娜,你是我的。

        移動一隻手,他用手指扣住她的下巴讓她的頭往後仰,然後在他給予她最後一記細緻親密的愛撫讓她再度達到高潮之後佔有了她的雙唇。她的性感是如此的不羈、狂野又真誠。那就像一首海妖的的歌曲讓他暈頭轉向,威脅著要讓他失去控制。

        在她終於從高潮平復時擁著她,他移開手指並移動她的身子好讓他能抱起她,她的翅膀就和她的四肢一樣軟弱無力。但這次的軟弱無力是來自於受到滿足的熱情。就算是他沒有感受到他手指上濕濡的證據,她從濃密的睫毛下看著他的慵懶視線也清楚地告訴了他。

        你下手時一點都不公平,天使長。

        她很少主動展開精神聯繫而他品嚐著這一點。你也是。我的老二快要爆開來了。

        「我發誓會讓它舒服些。」

        咬著牙吐出一口氣,他在淋浴間裡放下她讓她站好,然後伸手扭開冷水。水灑落到她身上時她尖叫了一聲,雙手甩上他仍穿著衣服的胸膛。「把我帶離開這裡!」

        「你是個天使,」他說,渾身濕透。「你對冷的反應不該這麼激烈。」但他還是把熱水打開。

        她怒視著他。「你這是幹嘛?」

        他靜靜的等著。

        「很好,」幾秒鐘後她說,「我很高興你在受苦。」

        他已活了數千年,早以為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失去了真心開懷大笑的能力。今晚他感到一股幽默之情拉扯著他的嘴角,儘管他的身體仍舊因慾望而疼痛著,他的血液沸騰。「你這樣還真狠心,伊蓮娜。」

        她把頭髮從臉上撥開時帶著疑惑的神情。

        「畢竟我讓你達到歡愉兩次。」

        「現在我們可是在做記錄了嗎?」她的眼神閃爍著光芒。

        「當然。」

        她的鼻子皺起,然後她再也忍耐不住,她的笑聲隨著真心的開懷傳遍開來。這直接擊中了他那顆在遇見伊蓮娜之前,他不確定自己擁有的心臟。在水柱下擁著她,他將頭埋入她潮溼的髮裡,然後笑了。等你的體力完全恢復之後,你可得忙著好好追平比數了。

        她的雙臂環上他的脖子,她的身體以一種他深知在他獵人身上很少見的坦然愛慕的方式貼上他的。信任,他想著,她開始信任他了。恐懼是他已有好幾個世紀都不曾感受過的情緒──一直到那一夜伊蓮娜殘破的躺在他懷裡,在變成戰場的曼哈頓裡──但此刻,它在他的血管裡輕聲低語。

        伊蓮娜的信任得來不易。

        但卻很可能可以輕易的失去。

        「你可有把衣服脫下來的打算?」她的手指已經來到他襯衫的扣子上。

        往後移動,他讓她為他除去衣物,讓她挑逗他,讓她把他變得更像凡人一點點。

 

半個鐘頭之後,拉斐爾看著伊蓮娜入睡,她淡色的睫毛映在那金黃色的皮膚上,那代表著一塊有著橘色火紅太陽與喧鬧的市集、吹笛舞蛇之人與用面紗遮起臉龐只露出畫上煙燻眼線大眼女人的土地。她的翅膀在她趴臥床上時是午夜與黎明破曉的延展。那對羽翼,是屬於天生戰士的羽翼,是她堅強力量的象徵。但是,他蹲在床邊想著,是這名女子本身,才是真正的瑰寶。

        將頭髮從她臉上撫開,他用手臂摩挲著她的臉頰。我的。這份佔有慾自她答應成為他的愛人以來只有日漸茁壯。他知道這只會持續增長。因為這麼多個世紀的生存以來,他從來沒有接納過任何一名愛人像她這樣想讓他完全佔據每一分每一吋。他願為她殺戮,為她毀滅,屠殺任何膽敢企圖將她從他身邊奪走的人。

        而他也決不會放她走…就算是她哀求要自由也不會。

        他直起身子,走出臥房穿過陽台的門到外頭,輕輕的把門從他身後關上。雪已經停止降落,讓聖地穿上了一層無暇潔淨的白色新衣。看顧好她,他對著頭頂上方盤旋的天使們說。

        蓋倫的回應是立即的。我不會讓任何東西接近她。

        拉斐爾知道蓋倫對伊蓮娜還心存疑慮,但是這名天使給了他的保證──而且沒有任何一名七大會背叛拉斐爾。以一記陡峭的俯衝升空,他讓自己的心智觸碰伊蓮娜熟睡中的──這動作在她閉鎖在他不能穿透的地方沉眠一整年之後已變成了習慣。

        當時的那道沈默永無止境。絲毫沒有動搖。

        此刻他感到了她的疲憊,她的心靈平靜祥和,沒有受到經常跟隨她的夢靨干擾。收回聯繫,讓她安穩沉眠,他穿透凜冽的冷風朝著醫護所前進。就在他準備下潛來到奇爾的領地上空時他感受到另一個心智試圖接觸他的。

        蜜凱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lighter77 的頭像
twilighter77

Sabrina之宅言宅語 ~ "17 A While" Group

twilighter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mone
  • ㄎㄎㄎ看這篇流口水永遠不嫌多~^^
    我還以為這篇會先警告未成年的有限制級咧
  • 我之前有想過...但是忘記放了lol

    twilighter77 於 2014/06/19 13:50 回覆

  • miny
  • 啊嗚~天氣這麼熱,又看得渾身發燙阿~
    雖然沒有真正滾床,但超級火辣辣阿
    話說天使長大人真的擁有極微強大的自制力阿~
  • 嗯~活了1500年的耐力不是蓋的XD

    twilighter77 於 2014/06/19 13:51 回覆

  • Zi Ciao Shen
  • 火辣辣啊,到真的滾床時大概會心跳加快ㄧ百xd ,看到這覺得拉斐爾已經深深深愛上伊蓮娜,連睡覺時都監控心靈不虧是天使長的絕對佔有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